我的忘年交

2016-12-24

——我和张大爷的故事

当时我正好在潍坊出差,做年终回访,晚上八点多的时候,我接到一个潍坊经销商的电话:在我住的旅馆附近,一位老大爷驾驶我们雅贝车经过的时候,车坏了,让我过去看看。挂了电话,我立即带着工具赶到现场了解情况,晚上光线不好,天气也冷,没有手电筒,情况非常恶劣,我把车推到一个昏暗的路灯下,打开前机盖进行检查,模糊的看清电池、控制器,零下七八度的气温,冻得双手都不敢向外伸。于是我对张大爷说:“张大爷,外面这么冷,去里面暖和一下吧,冻坏了身子怎么办啊?”他说没事,随后他从车里拿出了他穿的大衣给我披在了身上说:“小伙子啊,你们整天在外面跑也不容易啊!”当时虽然冷,但是我心里暖呵呵的,说不上来的感觉……


我开始查找车子出现的故障,半个小时过去了,张大爷在一旁也冻得直跺脚,最后发现控制器受温度的影响保护了,于是我打电话问控制器厂家怎样改,他们说必须把控制器拆开,由于路旁光线很暗、而且环境比较恶劣,最后决定把车弄回家修。于是,我给张大爷说:“让您儿子来,咱们一块把车弄回去”,他低下头说,儿子去广东打工一年多了还没有回来,还不知道今年过年回来不回来呢,他和老伴一直都在等他回来过年,当时他眼睛已经湿润了。我马上安慰了大爷几句,然后决定让张大爷在车里掌握方向,我在后面推,结果他不同意,说让我俩换过来。心里想:当晚辈的怎么能让长辈来推车呢!经过我的“三寸不烂之舌”,张大爷终于坐在了驾驶室里了!2里的路程早已经让我已经冻破的双脚承受不住了,但我为了让张大爷顺利到家、不再站在寒风中跺脚坚持到了张大爷的家!虽然,我的双手已经冻的通红,但是背上已经出汗了,走路也一瘸一拐的,张大爷下车后发现我一瘸一拐的,问我怎么回事,我还没有说,他就拉着我去了他家,让我把鞋子脱下来,脱下鞋子才发现,血已将白色的袜子染红了,袜子也脱不下来。他马上弄了一盆热水让我把脚泡在里面,终于袜子脱下来了,肉皮也下来了……然后他的老伴亲自用熬了辣椒油,给我涂抹在冻伤处。朦胧间,有种回到家的感觉,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了……


因为张大爷的侄子明天结婚,需要用车,今晚必须把车修好。我下去把控制器拆下、分解,由于以前没有修过控制器,操作比较困难,边给控制器厂家打电话,边修理,在控制器厂家的指导下,终于在23点的时候修好了,雅贝可以正常行驶了。张大爷随后把整车检查了一遍,一个劲的直夸我。


直到现在我和张大爷还经常联系,虽然不是同龄人,但是我们聊得很带劲……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